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亚博亚洲平台 > 文章

繁花落尽归处,心有花开之音

2019-07-04

繁花落尽归处,心有花开之音

繁花落尽归处,心有花开之音字体:、、  花开流年,瞬星霜换。

晨起花如雪,暮晚雪如花……  似乎,很多美好的事物,还未来得及在指尖盛开,转眼,已幻作逐水桃花,消失于画船西畔,欲,伸手抓住,已是云水改变,刹那经年。 很多美好的情缘,本应该在红尘水湄,洇染青春的诗篇,执笔情浓郁,爱蹁跹。 孰料,转身,伊人背影如帆,情累天各一岸。

很多美好的缱绻,理应,在花晨月夕里,化作微笑冉冉,仿若一朵永不凋零的花静放心边,哪知,在俗世中策马,在红尘里挥鞭,蓦然回首间,已是心湄花谢,春意阑珊,那入了眼,入了心,入了魂的是,一帘帘淅淅沥沥的烟,正笼罩心底妙曼的江南,以及,江南那四月天里衔雨翩飞的轻燕……  恍然间明白:生活的期盼,总与现实的焦灼对接;理想的风筝,总要落入他人的别院。 所以,折行世间阡陌,身在此岸,别一味地责怪心在彼岸;身老沧州,别总去苛责心在天山。

既然,我们的所思所期所盼,总不会轻易与我们露面,我们何不再上层楼,掀开风帘揽月,何不解绳放舟,拉起鼓风的云帆?如若,愿望了却,唤春风入眉弯。 低眉昂首间,终发现,原来,那饱满的皓月就在我们的指尖上悬,那远方的青山不也在我们眺望的眼前?  天涯知何处,转身回首间。 因而,只身向远,就别哀叹,也别悲怨。

纵是,前方,杨柳岸,暮风残月,身后难掩的应是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……  得失一念里,悲欢眨眼间。 细想,,本是一树梅开,若不能,盛开如雪,也要洒脱如月。

如何做到?显然,只有摒弃风中的妄念,婉约雨中的娉婷,折绪成鹤,如蝶,才能用自己心藏的暖,蘸眼涌的念,静铺一纸西风的素笺,将生命最美的姿态绘就下来,一旦,他日春水回岸,那一帧葱茏的风景,便会在生命的行装细绣悠然。

纵是,以往花魂消散成殇,而今叶影轻覆凄惶……  如此一想,何消去细数心魂的落寞,何消去清点眼眸的忧伤?饮一碗落寞是苦,品一盅泪染目光。

  人生呵,唯有向前看,向远看,才能抹掉心原迷茫,换一身清爽。 那么,且把曾经的美好,托付给清风吧!让清风纤纤手指,将其揉进往昔的绸锦;曾经的情缘,拜托给春雨吧!雨水过处,往日的旧土自会重新萌发今朝的生机;曾经的牵念,请托给亮月吧!月辉这位邮差,终会将你捎去的三生烟火,如期投递到伊人一世迷离的信箱……  花辞流年,慢煮心思。 世事终归一场回忆,既然走过,何念回去。 驻足,细顾,在花树之下,惟愿,繁花落尽归处,你我的心中仍有簌簌花开的声音……  (文/*闲坐等清风*)  首发读文斋:http:///wenwz/  读文斋评分:分  作者个人主页: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