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亚博亚洲平台 > 文章

钱梦龙:引而不发,跃如也

2019-09-09

钱梦龙:引而不发,跃如也

钱梦龙读了孙春成老师的课堂教学实录,立即想到的就是做标题的这句话。

尽管我不在教学现场,但从“实录”的字里行间一样感受到了课堂上同学们求知若渴、跃跃欲试的情景,感受到了师生间平等、合作、互动的和谐氛围。

孙春成老师是“立体教学”的倡导者,他认为《扔掉可惜》的教学就是“立体教学”的一个“样本”。

什么是“立体教学”?我不太喜欢下定义,也不想引用春成下的定义。

定义对研究学问也许是必要的,但生活中任何鲜活的东西,一经定义的“蒸馏”,提纯出一串抽象的概念,便失去了生活固有的鲜活和灵动(想起了哥德的名言:“理论是灰色的,而生命之树长青”)。 我比较喜欢用生活的语言按照生活本来的样子加以描述。

我在为春成的《语文课堂教学艺术漫谈》一书写的小序中这样描述我对“立体教学”的理解:“我们听名师或优秀教师的课,常常会感到教学内容的厚实。 在这样的课上,知识传授、能力训练、情感陶冶、意志培养、个性发展……浑然交融,汇成一股推动学生积极向上的巨大影响力,学生在这股力量的驱动下,无知者变为有知,少能者变为多能,愚笨者变为聪明,懦弱者变为坚强,懒惰者变为勤奋。

听这样的课,既感到教学目标明确而集中,却又无法仅指其一端,只觉得一堂课是一个完美的整体,其功能是综合的、多维的、全方位的。

这种感觉,就叫‘立体感’,这样的教学,就是‘立体教学’。

”我认为,春成设计并执教的《扔掉可惜》,就是这样一堂颇有“立体感”的好课。 纵观整个教学过程,确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。 “小说的结尾究竟怎样?”作为贯穿教学全过程的一个中心悬念,自始至终牵动着学生一波接一波的思绪,激发着他们浓浓的探究兴趣;直至最后,“吝啬”的教师仍然引而不发,惜“言”如金,不肯宣布答案,把学生求“知”的胃口高高地“吊”到了极点。 这似乎有些不合教学的常规,却又不得不承认其匠心独运之妙:这个没有结尾的结尾,使这堂课如一篇含而不露的文章,“终篇接混茫”,给人以更多回味和思索的余地。

毫无疑问,学生从这堂课上受到的锻炼、获得的教益,决不是单一的、平面的。

窃以为,“立体教学”最鲜明的特点是学生的“主体性”和教师的主导作用的和谐统一。

在整个教学过程中,学生的自主探究贯穿始终,知识在自主探究中获得,想像力创造力在自主探究中发展,兴趣、情感乃至意志、性格等等,无不都在自主探究中得到培养和锻炼,这正是这堂课给人以很强“立体感”的原因所在。

但所有这一切,实际上又都离不开教师“引而不发”“导而弗牵”的引导、启发和鼓励。

我想,这对我们如何正确处理教学过程中的师生关系也是一个极好的启示。